当前位置 首页 政协之友社

之友社快讯64

信息来源:长宁政协 发布时间:2019-07-29

亲眼见证上海解放

护城爱民赢得人心

5月27日,是上海解放七十周年纪念之日。当天,采风茶座学习组的老同志们围坐一堂,共同回忆亲身经历,当年情景犹在眼前。

陈兆奎同志说,上海解放时,我十九岁,亲眼见证了人民解放军进城不入民宅,睡在马路上,解放军进城严明的“八条记录”赢得了民心,得到了上海老百姓的拥护和支持!上海的解放真不容易,不停电、不停水,对老百姓的生活影响很小,这当中地下党也做了大量工作,发动群众护厂、护店,保护好城市。解放上海是共产党和解放军打的一场漂亮仗。

2.png

严隽道同志说,上海解放时,他才十八岁,还是格致中学的学生。新旧社会的对比,让我们见证太多,旧社会上海滩是冒险家的乐园,他们看到一些外国水手到四马路嫖娼,国民党士兵就像土匪欺压百姓。上海解放时亲眼目睹解放军战士不扰民、睡在马路上,老百姓从心底里敬佩这些战士。他在学校也受到地下党和进步学生的影响,作为一名要求进步的学生,他也积极参加了抓“银元贩子”的行动。

华强同志说,解放时他才十岁。那时经历了解放前后的物价飞涨、国民党残兵败将欺压百姓,就在解放前四、五天,一伙国民党士兵到他家里抢东西,他表哥进行阻拦,被那些士兵打得遍体鳞伤,那时真希望解放军快点来。五月末的一天清晨,年幼的他开门外出就看见一排排的解放军战士躺在马路上,看见小孩子都很和气,他一下就对解放军产生了好感。刚解放的一两天,整个诸安浜菜场只有老虎灶跟大饼油条店开门营业,后来很快恢复正常了。后来越来越感到共产党好!解放军好!上海解放七十年了,我们不能忘记为解放上海而英勇牺牲额革命先烈和解放军战士。

陈永嘉同志也回忆说,解放上海时他才十三岁,解放前他一家经历了不少苦难,“八一三”日本鬼子侵占上海,他和母亲逃到丹阳,1949年时他母亲在上海一家人家当保姆,这户人家有两位地下党,这也是他最早与共产党人的接触。解放上海时,他家住在苏州河对岸,亲眼见证了两天的激战,看到了英勇牺牲的解放军战士。庆祝上海解放时,他也学着打腰鼓、打莲香,后来他进了一所有军代表的学校读书,由于他刻苦学习,成绩较好,还先后担任了中队长、大队长……直到后来他到华东师大读书,毕业后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。

王若冰大姐也回忆说,上海即将解放时,她正生养第三个孩子,国民党的保长天天上门来要钱,抽壮丁、敲竹杠……在旧社会每到冬天,马路上就有“冻死鬼”,有普善山庄到马路上收尸体……八一三是日本鬼子在大世界扔炸弹…旧社会老百姓民不聊生,解放后才国泰民安,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才不断提高。

老同志们争先恐后发言交流,还有一些老同志没来得及发言,但是上海解放的这一天他们永远不会忘。七十年光阴一逝而过,当年的小伙子、青少年如今都成了耄耋老人,七十年来,他们见证了上海的发展变化,见证了上海发展中的风风雨雨,他们也为这座城市的发展贡献了汗水和心血,他们为生活在上海这座伟大的城市感到荣幸,他们为能为上海的发展作出一份贡献而感到自豪!

(高建华供稿)


[关闭窗口]